吉林省高等教育学会

当前位置: > 高教新闻 > 国际 >

留学美国,感受“名人教授”的魅力

时间:2015-09-10 09:01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作者:胡乐乐  点击:
在教师节来临之际,本版组织特刊,对美国高校中的“名人教授”进行盘点,换一种视角观留学。对想出国的中国学子而言,亦具指导意义。

  在斯坦福大学,美国国务院前国务卿赖斯教授的课被在校学生赞为“充满活力的、快节奏的和高度理智的”。

  图片来源:斯坦福大学官网

  远渡重洋的海外学子,在彼岸享受知识盛宴之时,若有幸遇到一名“大腕”教师,如美国第66任国务卿赖斯,相信其留学之旅,不仅在知识层面更具内涵,也会在视野和精神境界上得以拓展。近年来,越来越多美国大学涌现出与赖斯类似的“名人教授”,他们或曾是政坛巨星,或曾是文学大腕,拟或曾是商界大佬。

  在教师节来临之际,本版组织特刊,对美国高校中的“名人教授”进行盘点,换一种视角观留学。对想出国的中国学子而言,亦具指导意义。  

  ——编者

  “名人教授”,顾名思义,就是各路名人到大学里做教授。在美国,名人是指在媒体上有众所周知的社会名声和公共关注的人,亦即在媒体上频频露面的那些很有名气甚至非常著名的公众人物。他们有政治人物、军队将领、节目主持人、导演、制片人、编剧、演员、歌手、歌唱家、畅销书作家、散文家、诗人、记者、体育明星、经纪人、教练等。这些名人在美国大学里当教授或者兼职教授、讲师或者兼职讲师、访问学者或者访问教授、驻校作家。当然,他们也包括国际著名大奖诺贝尔奖、普利策奖的得主。

  招生招牌:吸引国际生源一大“杀手锏”

  其实,美国高校的“名人教授”现象由来已久。多年前,吸引一名诺贝尔奖得主或某一领域天才人物入校执教,就是很多美国大学吸引国际生源的一大“杀手锏”。当然,直到今天它仍然奏效。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芭芭拉分校有6名教授是诺贝尔奖得主,该校校长亨利·杨表示,今天的学生相当精于世故,他们深深懂得跟随全世界最著名的教授学习并做研究的重要性。

  目前,越来越多的美国大学将著名人物,尤其是那些经常在媒体上曝光的名人,纳入自己的麾下。在这些大学看来,这些名人成为自己的一员,能够有效增加学校的名气。其实,如此做是互惠互利的——大学给“名人教授”学术殿堂的神圣光环,而“名人教授”则回馈给大学对学生无法抗拒的吸引力。

  美国纽约大学城市政策与规划系教授米切尔·莫斯分析称,现在这个趋势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明显。由于美国联邦政府削减了研究经费,美国高等教育已不再是一个增长的行业,而且大学适龄人数正在减少。因此,美国大学需要在海外寻找学生,其中就得用“名人教授”作为一种重要诱饵。当然,这也可以视为娱乐界和体育界的“巨星文化”对今天的美国高等教育的一种自然影响。

  今天,在华盛顿、洛杉矶、旧金山、芝加哥、波士顿、迈阿密、纽约、亚特兰大这些特大城市,高校尤其难以抵挡其附近众多名人的强劲诱惑。例如,位于洛杉矶市的南加利福尼亚大学就是这样的一所典型大学。该校最受学生欢迎的一门课程——“当今社会的娱乐、商业和媒体”,就是由资深娱乐作家玛丽·墨菲执教的。玛丽·墨菲将犹太裔女演员丽莎·库卓、电影演员和制片人汤姆·赛立克、新闻独家消息报道记者以及影视制作公司高管等请上自己的课堂。玛丽·墨菲坦言,她的学生知道她很有关系,并且知道这些重要关系最终可以帮助他们实习和就业。

  各路豪杰:“名人教授”大有来头

  美国高校的“名人教授”来源各异,但大致分为以下六大种:

  第一种是经过很多年的学术努力,最终成为大腕教授的。例如,“常春藤”盟校——哈佛大学的著名进化心理学家史蒂夫·平克、“多元智能理论”的提出者霍华德·加德纳和美国最有影响力的非裔美国人学者小亨利·路易斯·盖茨。美国《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保罗·克鲁格曼,就曾在普林斯顿大学教了14年经济学,并于今年去了纽约城市大学。

  第二种是前政府高级官员——前政策制定者。他们到大学当“名人教授”的原因各异——有的是被大学吸引来的,有的则是主动返回到大学去的。例如,乔治城大学的美国国务院前国务卿玛德琳·奥尔布赖特、斯坦福大学的美国国务院前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哈佛大学肯尼迪中心的前美国总统顾问大卫·格根以及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克林顿政府劳工部部长罗伯特·赖克。其中,奥尔布赖特和赖斯从政界卸任高官后返回原先工作的大学继续执教。

  此外,还有小布什总统的国家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尼古拉斯·格里高利·曼昆和奥巴马总统的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萨默斯·劳伦斯。前者原本就是哈佛大学的宏观经济学教授,著有两本畅销经济学教科书的作者,其中最著名的是《经济学原理》。后者本身就是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后来从政,当过克林顿政府财政部部长,卸任后返校当了5年校长,再出任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卸任后又继续回到哈佛大学当教授。

  第三种是一些国家的前总统、前副总统、前首相或者总理以及美国联邦国会前参议员、众议员和前州长等。例如,卸任第39届美国总统后,小吉米·厄尔·卡特到美国埃默里大学任教授,并组建了智库“卡特中心”,2002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西班牙前首相何塞·玛丽亚·阿斯纳尔和波兰前总统亚历山大·克瓦希涅夫斯基等,卸任后都到美国乔治城大学任教授。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戈登·布朗和墨西哥前总统费利佩·卡尔德龙·伊诺霍萨等国际政要卸任后,则去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当访问学者,并给学生上课。

  第四种是畅销书作家、散文家、小说家、诗人、传记家等。这些“名人教授”虽然涉及学术,但在职业生涯中其实并未以学术为主。这个群体包括哈佛大学的牙买加·琴凯德、哥伦比亚大学的阿兰·布林克利、纽约大学的斯拉沃热·齐泽克、巴纳德学院的玛丽·戈登、南加利福尼亚大学的理查德·里夫斯、麻省理工学院的朱诺·迪亚兹以及在耶鲁大学与他人共同执教“宏大战略”这门课程,并主持一个研讨班的大卫·布鲁克斯。

  当然,他们还有很多。例如,美国埃默里大学2007年将《撒旦诗篇》的作者塞尔曼·鲁西迪聘请为杰出驻校作家,让他负责一个研究生研讨班,每年至少教学4周,并参与本科生课程,而美国维克森林大学则聘请到了“美国最醒目的黑人女性自传作家”——著名的自传作者、诗人与社会活动家玛娅·安杰洛。

  第五种是那些在原有事业逐渐衰落后,转而到大学里尝试所谓的学术探索的名人。例如,美国陆军前四星上将、奥巴马政府联邦中央情报局前局长大卫·彼得雷乌斯。他在一宗婚外情丑闻被爆出后不得不辞职,转而走上了大学教授这一谋生之道。这类“名人教授”中还有另一位军事巨人——前美国陆军四星上将斯坦利·麦克克里斯托尔。他在被奥巴马总统要求辞职后,来到耶鲁大学教授“领导学”这门课程。此外,去年被美国著名报纸《纽约时报》炒了执行主编职位的吉尔·艾布拉姆森,已经在哈佛大学找到了落脚之处。

  第六种是电影、电视、音乐等文艺界的著名导演、制作人、编辑、演员、主持人、歌星、歌唱家,体育界的运动员、经纪人和教练以及新闻传媒界的著名记者、资深编辑、主编、总编等。美国电影制作人、导演斯派克·李曾给哈佛大学学生教过课,现在他每学期秋季给纽约大学帝势艺术学院的研究生上课。而蜚声全球的著名美国“脱口秀”节目主持人奥普拉·温弗瑞则与其丈夫斯特德曼·格雷厄姆在美国西北大学凯洛格管理学院讲授“领导力动力学”。

  再例如,前美国电视与广播“脱口秀”节目主持人、明尼苏达州前州长杰西·文图拉在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当访问学者,并讲授政治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则邀请到著名演员卡尔·彭担任客座讲师,并给本科生讲授“媒体中的亚裔美国人形象”和“当代美国青少年电影”两门本科生课程。此外,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前教练丹尼斯·格林被加利福尼亚州圣迭戈州立大学聘为商务管理学院讲师。

 互惠互利:非学院派教授更“接地气”

  毋庸置疑,这些“名人教授”让很多国际学生感到自己缴纳的学费物有所值。在斯坦福大学,美国国务院前国务卿赖斯教授的课就被在校学生赞为“充满活力的、快节奏的和高度理智的”。在“评价我的教授”网站上,麻省理工学院的比较媒体研究与写作教授朱诺·迪亚兹被学生评价为“乏味中的一丝新鲜空气”。

  鲍勃·伍德沃德教授在耶鲁大学的新闻学研讨课虽然只有20个座位,但却有80多名学生提出上课申请。鲍勃·伍德沃德是揭穿著名的1972年6月17日“水门丑闻”的美国著名报纸《华盛顿邮报》的两名记者之一。在耶鲁大学教了十年非虚构写作的散文家、记者安·费迪曼说:“对学生来说,能够与像鲍勃·伍德沃德一样的人一起学习是非常兴奋的。”

  在哈佛大学,顶级离职高官扎堆任教。其中仅肯尼迪政府学院就云集了美国国务院前常务副国务卿比尔·伯恩斯、克林顿政府财政部部长萨默斯·劳伦斯、世界银行前行长罗伯特·佐利克等众多“名人教授”,师资力量极其雄厚。由于肯尼迪政府学院注重案例教学,比如讲授领导能力,他们不是只讲概念,而是通过具体案例,解释什么是领导能力和如何发挥领导能力,所以这些经验丰富的政经界“名人教授”能够大展才能,让自己和学生、学院、大学共同获益。

  物以稀为贵。对有的“名人教授”,大学得花费巨额资金才能成功吸引到。南加利福尼亚大学用大笔资金吸引了大名鼎鼎的大卫·彼得雷乌斯以及美国好莱坞国际影星、健美运动员、加利福尼亚州前州长阿诺德·施瓦辛格之类的“名人教授”,以继续推进成为一所精英大学的使命。大卫·彼得雷乌斯仅仅给美国纽约城市大学上了一门名为《我们处在北美十年的门槛吗?》的课,就获得了校方应其开价而给的20万美元酬劳。为此,大卫·彼得雷乌斯成为激烈批评的焦点。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教职员工会指出,这笔酬劳足够支付他们3%成员的薪水。为平息怒火,彼得雷乌斯宣布他将以1美元的酬劳教授这门课程。

  尽管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总体上来看,名人做大学教授这种安排确实能让“名人教授”、学生和高校都受益。当然,这些“名人教授”都很清楚他们加盟大学,与大学互动,能给他们自己带来哪些实实在在的好处。其中之一就是非常可靠的安全保证。例如,迈克尔·波伦本人就非常坦率地说:“作为一名一生大多数时间都在当自由撰稿人的我来说,大学给我提供像卫生保健、牙医以及甚至眼镜这样的好处。”

  当然,有的名人选择当高校教授并不是为了钱和物质待遇等。在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任教的著名作家迈克尔·波伦表示,其非常享受指导年轻人,尤其是“当他们成功时,那会是美好的一天”。在耶鲁大学教学多年的安·费迪曼说,她每年都会为学生写60至80封推荐信。

  一位好教授,能够将一门艰涩的课教得让学生学起来很带劲,不再昏昏欲睡。如果这样的好教授还能更上层楼,比如是“名人教授”的话,那么学生的听讲注意力就会更加集中,学习态度也更加积极。更为重要的是,名人教授会以自己的独特经历、感悟和思考教诲并激励学生,让学生受益匪浅。因此,对于学生而言,如果能够到拥有众多名人教授的高校求学,那么肯定是一件好事。退一步而言,因为慕名而来的选课学生过多,即使没有幸运地选到他们的课,也是一桩“美谈”。

  美国高校的“名人教授”不仅带来了老师教与学生学的新气象,而且还拓展了课程教学师资来源。由于高校课程并非门门都是学术性非常强的,而且不少都与政治、社会和其他社会实践密切相关,因此这就客观上需要担任这些课程的教授得“接地气”或者本身就“充满地气”。例如,“美国国会导论”这门课程,高校更需要美国前众议院议长或参议院议长这样的“名人教授”主讲,而非学院派出身的“象牙塔教授”。

  总而言之,“名人教授”是美国高校的一个普遍现象。美国高校之所以争相聘请各国各界名人前往任教,主要是为了强有力地吸引国际生源。可以想象,能够成为某国前总统、前总理、前议长、州长、著名节目主持人、影视明星、音乐天王等名人的学生,上他们主讲的课,聆听他们的教诲,接受他们的手把手指导,获得他们给的分数,那种感觉一定是“超酷”甚至“酷毙了”。

  (胡乐乐 作者系中国海洋大学教育系讲师)

  ??扫描

  哥伦比亚大学:美国前副总统戈尔任教

  耶鲁大学:墨西哥前总统塞迪略任教

  迈阿密大学: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唐娜·沙拉拉任教

  加利福尼亚大学:美国国土安全部前部长珍妮特·纳波利塔诺任教

  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著名西班牙男高音歌唱家普拉西多·多明戈任教

  宾夕法尼亚大学:美国前联邦参议员阿伦·斯佩克特任教

  马凯特大学:美国前联邦参议员拉斯·法因戈尔德任教

  普林斯顿大学:2010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马里奥·瓦加斯·略萨延任教

  密西西比大学:小说家、普利策奖得主理查德·福特延任教

  (胡乐乐 编译)

  《中国教育报》2015年9月9日第11版


(责任编辑:高教学会)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